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

黑龙江哈尔滨香坊区:陈志、母建华十一桩罪

2020-12-29

——被举报人:陈志:北柞村书记兼宏伟屯主任母建华:北柞村村主任

  一、陈志操纵基层选举

  1.2011年陈志通过贿选当宏伟村书记及村主任之后,大力发展家人及亲朋好友20人入党,以便陈志能更加稳固把持基层政权,操纵基层换届选举。陈志2011年至今一直担任书记兼村长。

  

  

  2.北柞村三环占地,补偿百姓失地保险,陈志与母建华勾结,把北柞村失地险名额分配给自己亲人其办理入党的亲朋好友,导致北柞利益损失。陈志私自办理违法失地保险名额高达几十名。

  

  

  3.香坊区纪律检查监督机构移交给香坊地方执法机构北柞村失地保险一案,香坊地方执法机构对陈志母建华等人采取刑事拘留,陈志以高血压名义让被香坊地方执法机构采取监视居住,母建华则以肺癌晚期保外就医,纪律检查监督机构在地方执法机构做出刑事拘留的同时,给陈志开除了党籍,他没有了参选书记的权利,于是利用其办理的党员操纵基层党员推选他儿子陈文涛几乎全票进入支部候选人。村民认为陈志儿子陈文涛,因为他父亲陈志被刑事拘留(监视居住),陈文涛不能党北柞村及宏伟村总书记。可幸福镇还是让陈文涛进入了候选人名单,不知其背后何等力量在做保护伞。

  

  

  吴淑芬 刘芷梅 张海洋 岳福昌

  二、陈志勒索敲诈企业及过路卡车

  1.陈志稳固政权后,他儿子陈文涛是企业联络人。在宏伟村以各种名义敲诈勒索企业。在疫情期间利用给企业办理车辆通行证的机会敲诈勒索企业钱财。企业苦不堪言,不敢举报。

  2.陈志在宏伟村2012年开始,在宏伟村路两头路上设卡,带领刘东等人截车收费。猖狂到附近村屯过往货车都需要与陈志打招呼才能通过。

  三、陈志利用集体土地非法获利

  手握大权的陈志书记在秀明路桥边卸了大量残土,之后利用手中大权,在此处建起厂房,回收北柞村及宏伟村的垃圾,从中牟取暴利,非法获利百余万。无人敢阻挡。

  四、陈志私建滥建、敲诈建房百姓

  

  

  2011年当权开始,陈志利用手中权力,在宏伟村村民手中低价买入大量基本农田,以妻子和儿子名义在耕地建起约40多栋厂房,每栋厂房面积均在1000-3000平方米左右,严重破坏耕地,厂房用于出租出售及将来动迁可获得巨额暴利。甚至把集体土地占为己有建起厂房。村民在自家宅基地盖住房或厂房,有想建房的村民在建房即将完工时,陈志就会使用手段,阻止建房,敲诈建房者从1万元-100万元不等。如果不给钱,房子就会被强拆。

  五、陈志伙同于信强占村民土地和集体村路建房

  

  

  工人户于信在北柞村宏伟屯原来买了约三分地,2011年开始又强占村集体土地及村民土地,因为于信告过陈志,手里有陈志的涉黑材料,陈志为收买于信,给于信建起约1000平方米厂房,于信在陈志指使下,肆无忌惮的强占北柞村村民耕地,将北柞村村民耕地上一处约400平方米玻璃阳光温室大棚强行拆除,建起厂房。村民阻拦,于信找到社会闲杂人员出来恐吓威胁。另外两村之间3米宽70米长的村路也被强行霸占盖起了厂房,陈志充当保护伞,至今未解决。

  

  

  六、陈志强行私卖村民土地,宏伟村赵国臣家耕地被陈志强行卖掉,由于赵国臣不同意,至今赵国臣也没有领取土地款。

  七、母建华指使涉黑人员强行圈占村民耕地截留侵占村民征地补偿款

  1、2011年政府征占村民耕地修建秀明路,母建华当时任村长,雇佣以陈翀(已涉黑经被抓)为首的涉黑人员强行圈占十几户村民剩余耕地4000平米左右,村民上去阻拦圈占,遭到母建华雇佣的涉黑人员恐吓,威胁,并且往妇女身上小便。当时举报到相关部门,都不了了之。

  母建华和当时村委会主要人员还截留私分了这十几户村民的征地补偿款170多万元,在村代表会上,村民质问母建华征地补偿款哪里去了,母建华说就侵吞了,爱哪告就哪告去。

  2、2011年政府修秀明路和电碳路,母建华任村长。实际丈量米数和给予村民补偿米数宽度少20米,秀明路与电碳路总长约2000米左右,约40000平方米的补偿款去向不明。可北柞村被征地村民梁亚范和岳福昌两名村民找回补偿的差价。

  八、母建华黑恶势力勒索建房村民及企业、强揽建房工程

  

  

  1、2018年母建华在任村长时,敲诈勒索多起建房村民,如果不给钱就会被拆。村民将村长母建华给举报了,当时调取了刘奇希笔录,刘奇希交代说给母建华拿了一万元后房子建起来了,要不不让建。建房者董鹏给母建华送2万元钱建起厂房有录音为证。杨贤光给母建华送两万元建房,可村委会刘东是他表哥,母建华是邻居,他隐瞒实情不说。

  董鹏香坊区果园街杨贤光香坊区幸福乡北柞村刘奇希香坊区幸福乡北柞村

  2、王殿有家老宅的外来村民,建房时被母建华手下刘振东等人用铲车垃圾车上下堵路,不让运材料车通过,最后建房工程由母建华委派的承包队承包。已经取过当事人笔录。

  3、魏国红建房时,母建华将建房工程以高出市场价5万以上,并归自己所有,但是魏国红忌惮于母建华势力,不敢出来作证。

  4、还有很多受害人,惧怕于母建华黑恶势力威胁恐吓,不敢出来作证。担心公安机关追责按行贿罪处理,还怕举报证实以后,受到打击报复,把房子拆掉。

  5、母建华指使齐心、刘振东、石成玉、王占林等人以环保和收垃圾费名义到村里企业敲诈钱财500到5000不等。企业敢怒不敢言。还强迫企业购买母建华朋友公司的环保锅炉及颗粒燃料,否则不让企业取暖。母建华还指使王占林在北柞村自由集市以清扫垃圾为名,强行收取保护费,否则不让出摊,吃拿卡要,从中获利。(有视频为证)

  九、母建华恶意竞标、虚报工程造价,从中索取巨额回扣,侵吞集体资产

  1、2011年母建华在任期间,52户村民安装照明工程共计花费153710.46元,由王辉负责安装工程。

  可是2013年同样52户村民安装照明工程,母建华将工程承包给自己朋友公司哈尔滨龙达电气安装公司负责,竟然费用高达398938.34元。同样的工程在原材料和人工费未涨价的情况下,竟比之前多出24余万元。在这期间村民发现母建华家安装了两台电源变压器。(两次安装照明电。户数相同。距离都在500米左右。物价,人工费,质量都没有变的情况下。可是费用多花了24万。问题是第1次安电花的费用少于第2次。母建华为什么不用第1次安装的队伍来干这个工程,而选择了高出24万的队伍来承包这个工程,实在让我们村民想不通,无法接受。)

  2、2012年母建华以提高水质的名义,(我们村本来有一套完整的供水系统,直到现在还正常使用。)亲自找施工队伍设计方案,设备采购,原材料采购打造一口新水井,耗资629977.60元,结果工程完工后至今不能使用。村民对工程总造价表示怀疑,找内行人士估算了一下,这口井连土建设备包括钻井、水泵、给水设备、电源,井房建设共计30万以内。事实上,电力增容,水井都是水务局无偿提供的.。

  其中的一项与哈尔滨道外区大禹水处理设备公司购买设备母建华报销18万左右,为了核实这件事情,村民以购买名义到大禹水处理公司约定购买同样的一份给水设备只需要11万多元,而且还有回扣,村民又询问附近给水公司价格就更低,才7万元左右。

  其中一个电控开关,同样规格型号不足1000元,母建华报销19000元。

  这口水井至今还处于报废状态,村民还吃着以前的井水,没有吃过新水井一口水。母建华不但给村集体造成巨大的损失,自己还从中获取巨额回扣。

  十、母建华贿选成功,公款宴请

  2011.9.25日,母建华通过贿选花费120万元当选村主任,为庆祝自己当选,当天母建华用公款一次性消费19500元来招待帮助他拉选票的原两委班子成员、部分党员、和村民代表及村民到公滨路满汉楼大摆宴席.(如果他们不承认招待村民代表。那就是他们合伙以招待费名义的侵吞了这笔钱。所有在这张票据上签字的人侵吞了这笔钱)(北柞村村委会成员:母建华、刘东、孙宝云、刘海华、石少敏、蒲连荣)。

  

  

  十一、母建华利用报销加油票子和租车费的名义侵吞村集体资金

  1、2011.9.25日当选至2014年6月辞职,在这期间,共计报销汽油加油费票据158475元.

  其中2011.9.25-2011.12.31报销20852元

  2012年汽油费报销29090元

  2013年汽油费报销40486元

  在母建华辞职前夕,用单联据自己做汽油票子一次性报销68047元。

  母建华有自己专车路虎,在这三年任期经常去建三江自己的建筑公司办私事,也都用这台车.据村民记载。母建华在第1次任职村长的时间内。其大部分时间是在三江渡过的。因为当时他在三江有在建工程。不能分身。不能把主要精力投入到村里的工作。村民称他为挂职村长。仅在村委会工作两年半的时间,就就加油票子这一项挥霍掉村上的集体资金近16万元)

  2、母建华让村里外雇王井泉面包车一台租金3万元.村民都没见过这个车,也没见过这个人。

  3、2013年冬季,以母建华为首等人,以清冰雪名义虚构雇佣马宝成的一辆清雪车30型号铲车一台,以每小时200元价格,雇佣79.5小时,共计套取集体资金15900元。村民没见过此人更没见过此铲车。这是一张假票子。票面上的资金被他们私分了。

  

  

  4、母建华为了勾结陈志获取选票,将北柞村失地保险名额数十名让给宏伟村陈志,导致给国家造成巨大经济损失。

  5、北柞村会计孙宝云伙同母建华篡改账目,以掩盖其侵吞集体财产的罪行。

  6、北柞村党员蒲连荣侵占并私卖北柞村土地3000平方米左右,获利14万余元,香坊区纪律检查监督机构已经责令幸福镇处理此案,已经一年之久,结果母建华出据一个证明,尊重错误的历史,结果此事幸福镇一直包庇不处理。蒲连荣伙同北柞村会计孙宝云侵吞北柞村过年镇里救济贫困百姓的救助款5000元,被他俩私吞,有视频为证。

  以上事实请上级领导核查,严肃惩办陈志、母建华等人这些村级的违法行为。

  

  

  

  文章来源:http://www.xiaokangfazhi.cn/shehui/858.html

  免责声明:本站仅限于转载,不保证内容的真实性和准确性,若文章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本站联系


热门文章

随机推荐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