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

湖北武汉:国有资产流失谁来为此买单

2021-04-15


 

将近230万元的国有资产流失,谁来为此买单?这是发生在武汉华中天易星惯科技有限公司的事实。

2019年,洛阳新开元管件实业有限公司向洛阳市中级审判机构起诉洛阳鹏起归还借款,请求冻结鹏起公司资产5900万元。洛阳市中级审判机构根据鹏起公司开具的增值税发票找到华中天易,华中天易的财务人员查账后确认其欠洛阳鹏起货款1069.565万元,遂于2019年6月27日向洛阳市中级审判机构出具情况说明;洛阳市中级审判机构立刻冻结了笔款项。

2020年6月1日,洛阳市中级审判机构通知华中天易将其欠洛阳鹏起的1069.565万元提存至审判机构账户。华中天易接到通知后提出了执行异议,称:“2017年底至2018年期间,华中天易委托洛阳鹏起依据图纸加工非标准件,共签订《委托合同》四份,编号分别为20170239,20170248,20170250,20180051.合同总金额为1142.11万元。在洛阳鹏起并未交货的情况下,华中天易的工作人员违规签署了收货单,伪造办理了入库手续。之后,洛阳鹏起向华中天易开具了1142.11万元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华中天易将该增值税发票入账抵扣。华中天易只向洛阳鹏起支付了72.545万元货款,账面上应付的货款金额1069.565万元实际上并不存在。”

洛阳市中级审判机构针对华中天易的弄虚作假行为,做出了(2020)豫03执145号《决定书》,对华中天易罚款100万元。

目前,洛阳鹏起经过审判机构判决进入执行程序的欠款达到十几个亿,已经被审判机构列入失信人名单。华中天易想要追回这72.545万元那是万无可能,加上被审判机构处罚的100万元,华中天易实际上损失为172.454万元。针对此种相互勾结坑害国家的行为,华中天易早该向上级反映,但由于其领导深陷其中,所以一直隐瞒不报。

七一七所又名华中光电研究所,是华中天易的母公司,也是洛阳鹏起的合作单位。2019年6月25日,洛阳市中级审判机构受理洛阳新开元石化管件实业有限公司的起诉后,向七一七所送达了《协助执行》通知书,责令其冻结洛阳鹏起货款。七一七所财务人员经过查询,确认该所尚欠洛阳鹏起501648元;洛阳市中级审判机构对此笔款项办理了冻结手续。

2020年6月2日,洛阳市中级审判机构通知七一七所将冻结的501648元提存到审判机构账户。然而,七一七所称其早在2019年12月31日就已经把此笔款项付给了洛阳鹏起。洛阳市中级审判机构2020年6月17日,向七一七所送达了《责令责任人追回财产通知书》,责令其限期追回这笔款项,如果逾期不能追回,将承担赔偿责任。由于七一七所无法从洛阳鹏起追回这501648元,只好将本属于国家的501648万元提存至洛阳市中级审判机构账户。

至此,加上上述的172.454万元,七一七所共给国家造成损失将近230万元。

国家能否追回损失是维护了国家的正常利益。追不回了,作为公司的“守门神”的纪检监察部门是不是该承担这份责任?纪检监察不是作为花瓶在公司成为摆设,而是需要他发挥应有的责任。

据了解,七一七所纪检监察处王锦超(处长)负责此项工作。目前,王锦超又代表其单位就洛阳市中级审判机构的执行决定,向河南省高级审判机构申请复议,河南省高院准备用省委会的形式了结此案。

我们想知道这两件事情,与王锦超有没有关系?作为公司纪检干部不能履行监督职责,是否存在严重失、渎职行为?王锦超作为公司法律顾问,应该为企业规避风险,积极作为。为什么不作为,不尽责?

 


热门文章

随机推荐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