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

秦关东门:阻挠监督掩耳盗铃怎能根治粪井?

2021-04-19

秦关东门:阻挠监督掩耳盗铃怎能根治粪井?

——渭南市近期治理渗粪井及相关环保问题百姓走访调查综述关中粪井及相关问题民反映字第0014号

要牢固树立生态红线的观念。在生态环境保护问题上,就是要不能越雷池一步,否则就应该受到惩罚。要建立责任追究制度,对那些不顾生态环境盲目决策、造成严重后果的人,必须追究其责任,而且应该终身追究。

——2013年5月24日,国家在第六次集体学习时指出渭南地处关中平原东部最宽阔的地带,陕西的“东大门”,与山西运城、河南三门峡毗邻,下辖两区(临渭、华州)、七县(潼关、大荔、合阳、澄城、白水、蒲城、富平),两个县级市(韩城、华阴),总面积1.3万平方公里,常住人口527.81万人。

渭南是中华民族的重要发祥地,素有华夏之根、文化之源、四圣故里、将相之乡美誉。此地自古至今历来藏龙卧虎,名人辈出,名动华夏:古有仓颉、杜康、雷公、王翦、司马迁、蔡伦、杨坚、郭子仪、白居易、寇准、王鼎 ……近有井岳秀、李仪祉、寇遐、井勿幕、杨虎城 ……今有习仲勋、屈武、张宗逊、张又侠……

然而近十多年来,陕西,尤其是渭南,数以百万计的人做了一件“伤天害理、违法犯罪、对不起大地母亲,对不起子孙后代,对不起哺育了渭南亿万年地龙脉水源,玷污祖宗先贤”的罪恶事件——从地面直打二三十米上下、直径50公分左右的深层渗粪井,将人的屎尿、生活污水直排地下水源,任其渗流,浅层地下水源已受到严重污染,有的地方的水源已是黑黄发臭,猪狗不闻,真是缺德带冒烟。

自2019年9月10日多位公民、媒体向各级职能部门部门反映、曝光以来,虽

然陆续引起了各级职能部门部门的重视——渭南、韩城、合阳、澄城、蒲城等地的职能部门相继出台了整治渗粪井的文件,也取得了一些的成绩,但还远远不够,许多地方阳奉阴违、弄虚作假、欺上瞒下、糊弄百姓、拒绝监督、掩耳盗铃、违法乱纪的事情还很严重。

为此,多位热心环保的公民在国家新时代环保战略思想的指导下,依据《宪法》《环境保护法》《水法》等法律之相关规定,履行了一个公民的应尽的天职,近期对渭南及关中地域的渗粪井及相关环境污染问题进行了全方位的监督巡察,现将耳闻目睹的相关情况记述如下,若记述不准或失误之处,提请相关领导及公民百姓批评指正、申斥、唾骂。

 富平:有些公仆不讲法不讲理瞪眼说瞎话

富平是革命元勋习仲勋的故里,更是现任国家习总的故乡,因而富平的内在外在形象尤为重要,总不能让习总回到故乡时故乡人民敬献给习总的茶水就是他们的屎尿、污水渗漏液吧?!然而,富平某些公仆的做为却非常令人失望。

1、 淡村镇及富平法院

淡村镇是习仲勋故居所在地。经调查人员实地走访、调查,这里渗粪井问题也很严重。为此,高俊德等三公民于2020年11月5日依据《信息公开条例》第十九条、二十条、二十七条等规定以挂号信的形式向淡村镇镇长递交了《富平县淡村镇排查填埋渗(粪)井问题信息公开申请书》,申请淡村镇职能部门依据渭南市人居办所发【2020】17号全市范围整治粪井的文件限定的时间(2020年11月15日前)将淡村镇辖区内的渗粪井排查处理情况明细以书面或电子文档的形式向高俊德等三公民公开,以利于宣传、监督,清洁地下水源,捍卫官员、百姓及鸟兽的身体健康。

上图:富平某镇某村某组,有村民反映此户人家门口白色PVC管直通之下的便是粪井

经查询,淡村镇职能部门收发室已于2020年11月8日签收上述《信息公开申请书》,秒秒中能解决的问题,但迟迟没有答复。

于是高俊德等申请人于2020年11月27日以挂号信的形式将淡村镇人民职能部门起诉至富平县人民法院,要求公开上述信息。经查询,11月29日富平县法院已收到该行政诉状,按照《行政诉讼法》第五十一条之规定,富平县法院应当7日内决定立案或裁定驳回,但富平县法院超过几个7天不是迟迟不见立案。于是高俊德等原告及正义的支持者先后两次向渭南市、陕西省及中央相关政法部门反映,最终于2021年1月13日才算把案立案,总算争回了平民老祖宗几千年遗传下来的一次败诉机会,此时已超过法定立案时限38天。

2021年2月4日,富平县法院对此案进行了公开审理,但至今2个月又11天过去了,还迟迟不见判决出来,看来老百姓想要败诉一次也不容易。

可笑的是:淡村镇职能部门在法庭出示的证据面前公然睁眼说瞎话,说什么“没有收到”上述《信息公开申请书》;还说什么原告高俊德等没有诉讼主体资格;装聋卖傻,掩耳盗铃,公然在法庭上还说不知道渭南市人居办所发【2020】17号在全市范围整治粪井的文件。

2、庄里、老庙、流曲、曹村、美原五个镇职能部门及富平县法院

为了依法打击淡村镇职能部门这种歪风邪气,戳穿淡村镇职能部门的当庭谎言,高俊德等公民于2021年2月6日再次依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之相关规定向庄里、老庙、流曲、曹村、美原五个镇镇长以挂号信的形式邮寄

《排查填埋渗(粪)井问题信息公开申请书》,申请该五个镇职能部门公开上述信息。经查询,该五个镇职能部门均于2月8日或9日到达了其收发室,流曲、曹村、美原三个镇都能依法签收了,然而在庄里、老庙二镇奇葩的事情发生了。

(1)庄里镇 经查询:该镇职能部门已于2021年2月8日收到了上述《信息公开申请书》,但又于2月13日通过邮政系统拒收退回,2月17日原告方收到退件。该镇长大人此行已丧失了为人民服务的初心。

无奈,2021年2月18日高俊德等公民再次向该镇职能部门办公室寄去上述《信息公开申请书》。2月20日,该镇职能部门办公室人员经与申请方电话核实信中内容后只得签收了。看来该镇办公室人员还有一点初心尚存,不象其镇长,但至今还是没有任何答复。

(2)老庙镇 经查询,上述信息公开邮件已于2021年2月9日到达该镇收发室,但因该镇镇长大人一直拒收,邮局只好于3月3日通过邮政系统退回,3月5日申请人高俊德方收到退件。由此可见,该镇镇长此行也已丧失了为人民服务的初心。

2021年3月6日,高俊德等公民再次向被告办公室寄去上述《信息公开申请书》。3月11日邮件又到达该镇职能部门收发室,但该镇职能部门办公室也是拒收。3月14日,邮局又只好下再次原路退回。3月17日,申请人高俊德方收到退件。

事实再次证明,该老庙镇从镇长到办公室相关人员已丧失了为人民服务的初心,已从人民的公仆蜕变成了凌驾于法律之上的人民之老爷。

(3)富平县职能部门及相关农业农村局 老百姓去富平县职能部门保安连门都不让进,找县长就要让县长来接方可。给门卫要县长办公室 的电话,门卫说没有;其农业农村局经请示来请示去,拒不提供渗粪井明细。2020年10月28日,其办事人员口头告知查出了4400多眼粪井。

 蒲城 弄虚作假阳奉阴违耍弄百姓成性

关中渗粪井问题是2019年9月初由王理乾等公民首先在蒲城农村发现后,于9月10日写成《疑似喝上自家屎尿脏水渗漏液的蒲城人》——插在蒲城人命脉上的永世粪井(关中粪井问题民反映字第001次),寄往相关职能部门部门,并发表在相关媒体上。随后王理乾等公民要求蒲城职能部门查处粪井问题,并申请公开其境内渗粪井明细,以便监督治理。

2020年5月28日,渭南市生态环境局蒲城分局给给王理乾公民的《关于反应蒲城县存在大量群众私打深层粪井乱排污严重污染地下水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中所讲“蒲城境内截止目前,共排查出渗井(粪井)9956个,其中回填渗井(粪井)9478个,剩余208个”。随后王理乾等公民写信息公开申请书索要这些粪井的详细清单。“蒲城分局”的领导接到上述《申请书》后当即向王理乾等请人复制了已填埋的9478个渗井(粪井)的明细——即井主姓名、所在村组及剩余208个渗井(粪井)所在区位。

于是,王理乾及其他公民“按图索骥(井)”、走访多个村庄后发现该明细清单的虚假成份太大太多:1、清单上所列已回填渗井(粪井)9478个,其实回填的根本没有这么多,回填的最多不超过十分之一,其中还有不少是假填埋

上图:蒲城县龙阳镇某村一长约80米,宽约30米的巨型臭水坑,已有十多年的历史,死猪烂猫时常都漂浮其中,臭气熏天,夏天蚊蝇蔽日。村民反映有附近一家做豆腐的人家天天往里面倒废水,但不敢说名字。

(给粪井上架个塑料罐,罐底打个洞直通粪井;有的是捏造“井主”姓名,制造填埋假象);2、蒲城境内的渗井(粪井)远不至9956个,约在数万个上下,职能部门排查出的不足五分之一。3、众多村组的粪井如孙镇以北的赵庄村、昌平村、潘庄村等,东陈镇的大部分村庄,还有其它乡镇的许多村组的粪井根本没有统计上。

同时,王理乾等公民对关中故道上的其他县市也不放心,就着手走访调查了一下,结果发现八百里秦川东自渭南,西至宝鸡的辽阔地域粪井问题很普遍,少说在数十万眼之多。于是高俊德等三申请人于2020年10月29日依据《条例》第十九条、二十条、二十七条等规定以特快专递的形式向蒲城县职能部门递交了《蒲城县排查填埋渗(粪)井问题信息公开申请书》,申请公开上述信息;随后于2019年10月31日快速写成《弥漫在“八百里秦川”地下的罪与恶》——关中粪井问题民反映字第002次,寄往各级职能部门部门,并发表在相关媒体上。

经查询,蒲城职能部门收发室机要处已于2020年10月30日签收上述《信息公开申请书》,但迟迟没有答复,于是2020年12月2日高俊德等公民将该蒲城县职能部门起诉至渭南市中级法院。

2020年12月22日,蒲城职能部门迫于法院的压力给了高俊德等三原告一个关于滲粪井整治方面的不明不细、乱七八糟电子文档,想让原告撤回起诉。因为所给信息不明不细(修正后仍是),原告没有撤诉。原告这次所给的信息显示:蒲城县至12月份已排查出渗粪井17363眼,比2020年5月28日所给的 9956眼多出7407眼。据众热心环保的公民走访调查,就这个17363眼差真实数据还远的太着哩。

然而,尽管蒲城县职能部门弄虚作假、阳奉阴违、耍弄百姓成性但还是做了一定的工作。

首先,2020年9月1日蒲城县职能部门下发了《蒲城县关于严禁渗(粪)井排污的通告》,要求对所有利用渗(粪)井排污的组织和个人限期1个月内(9月30日前)拆除,严令各街镇做到“一户一井一档”,确保无死角、全覆盖……云云。

其次,2021年1月6日,“蒲城县环境污染突出问题整治工作领导小组”突然秘发(网络及职能部门网站上到目前为止根本找不到)了一个《关于开展渗井再排查整治工作的通知》(蒲环整发[2021]1号文),该通知要求即日起至2021年3月31日,各街镇对各自辖区逐村逐户(包括镇区门店、事业单位)进行再摸底再排查,确保镇不漏村、村不漏组、组不漏户。要求各街镇于2021年4月1日前将摸底情况经领导签字后报县环保督察办……同时承诺对首位举报人举报一眼奖励500元。

这个蒲城县职能部门属下的“环境污染突出问题整治工作领导小组”究竟是因何胆竟然要将县职能部门2020年9月1日下的前述《通告》全盘否定,秘密出台这个蒲环整发[2021]1号文呢?其中原因一般人是根本不知道的,现在笔者告诉各位:是因为严重弄虚作假、阳奉阴违、耍弄百姓造成!而且弄虚作假,将发文时间提前了两天。

2021年1月8日,多家媒体上发布了“《秦川故道:走马观花贼喊捉

贼治粪井难》——关中粪井及相关问题民反映字第007次”的文章,该文揭露了到发稿当日(1月8日),蒲城县的孙镇甘北村委会、龙阳镇店子村委会、椿林镇兴林村委会等诸多村委会办公场所的公共厕所就是渗(粪)井,让这种自身“行为不端”,“贼喊捉贼”的村委会领导能排查出真实的渗(粪)井数据吗?这种情况难道镇上的相关领导都不知道吗?

这种“贼喊捉贼”的治理粪井的方法被揭露出来后无情地损伤了2020年9月1日蒲城县职能部门下发了《蒲城县关于严禁渗(粪)井排污的通告》的“面皮”,于是其属下“环境污染突出问题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只得出来救场,只得秘发了上述文件,并把时间提前两天,以显示其主动英明……

2021年3月19日,高俊德代表多位举报人向渭南市生态环境局蒲城分局内设的环保督察室持详细名单举报了277眼渗粪井。当时是一个姓廉(音)的同志接待的。举报人当时就问廉,你看我们这些举报的名单有人举报过没有,因为你们是管举报情况的,谁举报了多少,重复不重复你们一对照就清楚了。若有人举报过了,和我们举报的重复多少,我们就撤回多少,全部重复,我们就全部撤回,就不举报了。当时廉同志说有人只举报了几十眼,并拒绝核对。举报人代表高俊德想:就打别人举报的几十都重复吧,还有两百眼不重复,于是让该廉同志写一个收到举报材料的收据,但就是不写,说你们录音拍照都可以。于是举报人代表高俊德就对举报的经过进行了录音……

3月24日,即举报5天后,举报人代表高俊德打电话询问举报回复情况,督查办一姓廉的同志接电话回答说:最近工作很忙,下来要召集各镇开个会安排一下,等完了再给你回复。

4月1,即举报13天后,举报人代表高俊德二次打电话给督查办,再次询问调查回复何时给,办公室接电话人员说:主管人员没有在,回来后让给你回电话。

4月2日,一姓廉的打电话给举报人代表高俊德回复说:给各镇都发函了正在督办,等清明节后回复。

4月12日,即举报24天后,举报人代表高俊德第三次给督查办打电话询问调查回复这事,办公室接电话人员说:主管人员没有在,等回来之后给回电话,但当天没有回消息。

4月13日上午8点,即举报25天后,举报人代表高俊德等去环保督查办询问,姓廉的同志还是说正在督办,各镇还都没有一个回复。举报人听后感到很可笑:老百姓举报的就是下面职能部门的问题,你又把举报问题转给下面职能部门去处理!这就如同“秦香莲到包青天处状告陈世美的恶行,包青天大笔一挥在告状上批曰请陈世美同志处理”一样滑稽可笑。

举报人问:到底什么时候能有回复?姓廉的说:什么时候能有结果还说不上来。最后让去找秦局长,但秦局长没有在,他们也没有办法。一个举报回复等了25天还是遥遥无期,进入耍赖、踢皮球状态。

举报人又问该廉:3月22日陕西省农业农村厅、生态环境厅联合下发了关于在全省范围办整治粪井的文件你们知道不知道(因为该文要求全省各县区市在4月10日前就要将各辖区内的粪井数量摸排清楚)?

该姓廉的环保督查人员公然说不知道,还给旁边的工作人员挤眉弄眼递话说都不知道。老百姓一天就白养活着这些吃人饭不干人事的所谓公仆给自己服务,岂能不被欺骗? ( 注:以上内容均有证据)。

无奈,举报人之一的王理乾给秦局长发了个短信:

秦局长您好:

今天请教3个问题:1,陕西省农业农村厅、生态环境厅2021年2月22日联发的陕农发[2021]17号文贵局收到了吗,传达了吗?

2,我们3月19日向贵局举报270口(笔误:就为277)粪井的事情你们查处的怎样?什么时能给象上次一样的书面回复?

3.今天早上高俊德等同志向贵局第四次(应为第五)要举报后的回复,还是推诿,要等“陈世美”上报后确认,还说要找您,不知对否?

如果今天下班之前您不能或不便给个确信,那么上述话全当没说,这一页也就揭过去了。

致礼。

王理乾

2021.4.13.11:45

结果到下班前,该秦姓局长(实为副职,平常人都不敢或不愿叫副职)给王理乾打了个电话说:查了三十来个,你们明天早上来拿一下。

4月14日上午,即举报后第26天,举报人代表高俊德等人前往秦局长办公室,秦局长又把姓廉的叫上来,让把查证的回复拿给举报人。姓廉的就把举报人带到他的办公室,拿出一张回复上写道:……截至目前督察办已对其中七个镇共47眼进行了核查,属于各镇办摸排整改名单内的共40眼,未在排查名单内的7眼(姓廉的昨天还说一眼都没查报上来,显然是合伙撒谎)……

这种骗术实在太可笑——举报人是3月19日将举报明细交给廉姓公仆的,而各镇上报的摸排按明细按蒲环整发[2021]1号文要求是4月1日前,姓廉的说,有的镇是3月26-27号报上来的。

也就是说,都是在举报人举报十日前后报上来的,这种拖延了26天还远远没有核查完的所谓的核查数据有什么可信度?而且这个姓廉的及秦姓局长本来就劣迹斑斑。

先说该廉:早在2021年1月18日,高俊德等三公民向渭南市生态环境局蒲城分局环保督察室(电话:0913-3337690)电话举报了蒲城县境内几个村有渗(粪)井的问题,并明确要求对举报人的身份保密,接电员满口答应。谁知第二天三举报的身份信息及举报内容竟被写成纸条出现在被举报村庄之一的孙镇甘北村16组的村民微信群里,顿时三举报人遭到一些不明天理良知的无耻之徒的讥讽谩骂,对三举报人及其家人亲友的人身安全及精神状态造成严重威胁。后经蒲城纪委查证举报人的身份及举内容就是这个姓廉的泄漏出去的,纪委给姓廉的一个警告处分。

再说该秦姓局长:2021年1月12日、18日,举报人高俊德等先后两次向蒲城环保局督查室举报渗(粪)井,12日举报26个,18日举报了28个。举报说明了渗井具体在那个乡镇的村组,各有多少个。过了十几天后给蒲城环保局督查室打电话询问查证回复情况,第一次是一个姓廉的工作人员接电话说:还有孙镇甘北村没有落实排查,说第二天就去排查落实,让2月1日9点半去环保局督查室取回复。

1、2月1日上午9点多,举报人高俊德等去蒲城县环保局督查室,见到姓廉的工作人员。廉工作人员又说:因为疫情没能进村调查,除甘北村外其余的村调查落实过了,并且让我们看了一下被举报的各镇村组给环保局的回复,说这个回复不能给你们。情况已经给秦副局长汇报过去了,要回复可以去找秦局长。

到了办公室见了秦局长说明来意后,秦局长说:工作人员汇报的情况在手机上,能落实证明属实的有25个,除孙镇甘北村还没有调查外,其余都不属实。举报人说可以,给我们一个书面回复(举报的那些查证属实、那些不属实)就好了。秦局长就打电话又让姓廉的过来,让把汇报的情况以回复的方式打印出来给我们,姓廉的到办公室后半天没有打出来,说他不太会用电脑,等办公室别人来了再弄,让明天上午再去取。

2、2月2日上午10点左右,举报人又去环保局督查室,见到姓廉的后他给了一份手写的所谓的回复,内容简单,说明举报的某村有几个渗井是属实的,另外某村几个渗井是不属实的,再有某村因为村委会改选和疫情的原因有有调查,但上面也没有签字盖章。举报人要求给个打印的电子版的盖个公章或负责人签个名。姓廉的说也可以。秦副局长还安排让把落实后的举报奖励也一起给举报人。但快到下班时间给回复上盖章或签名问题还没有弄好,就让举报人先回去,说等弄好了通知再去。

3、2月3日,蒲城分局督查室电话通知让举报人去取回复,但因为3号和4号在举报人有其他事,就电话中协商改至2月5日再去取。

4、2月5日上午10点左右,举报人去蒲城分局督查室,姓廉的把电子版的回复(没有盖章或签字)给我们,然后让在几张调查属实的渗井的明细表上签字,说是给财务报表,领取举报奖励。举报人让其在回复上签字或盖章,姓连的说章子没有在,领导拿着,但领导开会去了,让等一会。举报人一直等到11点50分也没有等到领导回来,举报人就说等下午领导来了把章子盖了请给我们打了电话再来取。下午举报人给督查室打电话问回复,回答说领导因出了一点交通事故,就没有来上班。因第二天是星期六不上班,星期天才上班,就让星期天再去取。

5、2月7号星期天上午10点左右,举报人再去环保局督查室,但他们还是没有签字盖章,举报人就说:不管你谁给我们回复,谁给回复谁就在上面签个名就行,没有公章都行,但办公室几个人都不签字,说他们没有那权利,只有秦局长能签字,但秦局长正在职能部门那边开会。问啥时候能签,办公室一女同志

电话联系后说,秦局长在开会,下午还要开会。举报人问那什么时候有时间,她说不知道。举报人等到下班只能走了,临走时给那个女的说等把字签了给我们打电话通知来取,我们最迟明天再等一天,如果还不给签字回复我们就向你们上级部门反映了。

当天下午举报人高俊德还给秦局长发了短信,说明几次要回复情况,但秦副局长也没有回信息,环保局督查室也没有回电话。

到2月9日18时止,也没有任何电话或者信息回复。

无奈,举报人决定不要了,就把上述经过写下来准备向相关部门反映,结果姓秦的局长获知了此情,第二天(2月10日)便恬不知耻地把举报回执和举报奖金送至举报人高俊德指定的地方了事。

在这一年多来的上下求索中,举报人多次见到这个为人民服务的秦局长口中叼着高档中华烟(一条800多元),对人民群众态度蛮横,颐指气使,刁难办事百姓,心里很不好受。

请问青天大老爷:老百姓用血汗钱养着这种官员有何用,还不如养个狗?

这就是渭南市生态环境局蒲城分局为人民服务的工作态度,一个查证回复让举报人来来回回跑了五次还没有拿到,这不是“刁难耍赖,怠于履行职责”是什么?这是对举报其泄密问题举报人的报复(举报其泄密前,举报人向蒲城分局要举报回复是很顺利的,跑一次就行了)!

现在秦姓局长有老毛病又犯了。

另,据走访人员碰头反映:蒲城县农村的环境是渭南市各区县市最差的——垃圾乱倒,塑料纸乱飞,臭水沟很多,养殖场就在村旁,牲畜粪便能熏死人。有村民反映,其村一家人正在村边建养殖场时被环保人员阻挡,后来听说该养殖户送了些钱后就再也不来管了。

 白水:掩耳盗铃玩忽职守执法犯法实可悲

4月16日下午,白水县职能部门通过电子邮箱给申请人高俊德等发来了《白水县人民职能部门 申请答复书》,其中说:市生态环境局白水分局对全县7镇一办认真排查,共计查出西固镇文化村7户有粪井,且已于2020年11月25日整治到位。

上图:某镇某村四组某户人家的粪井,调查人员掲盖子进行了验证拍照。

我们众调查走访人员明确告诉白水县职能部门及相关部门:贵职能部门这种做法纯属掩耳盗铃、玩忽职守的可笑之举。

我们亲自到过贵职能部门辖区调查过好几个地方,发现并拍摄了大量粪图片,仅在某镇某村四组顺便走访调查了一下就发现了十多眼粪井,现公布一张图片仅供诸位探讨。你们职能部门谁要是敢质疑我们调查的真实性,我们可接受任何形式的挑战。

2021年4月2日,高俊德等三原告将拒不公开整治粪井明细的白水县尧禾镇、杜康镇、城关镇、西固镇、北塬乡五乡镇起诉到白水县法院。白水县法院公然执法犯法,胆大妄为之至,至今已超过了《行政诉讼法》第五十一条规定的7日内立案时限9天,还是既没有立案,又不裁定驳回原告的起诉。

白水人好称“四圣故里”——仓颉(造字)、雷公(造碗)、蔡伦(造纸)、杜康(造酒)。现在以河名命名县名的“白水河”早已断流,杜康沟(白水河的支流)里当年汪盛涌流的泉水也早已干涸无踪,杜康酒如今也只留下一点虚名。现在白水这些不肖子孙又把魔爪从地面伸向存在了亿万年、哺育数千年辉煌灿烂的关中文明的地下龙脉水源。四圣若在天有灵,请好好教训一下这些不知感恩的人类吧。

 澄城合阳 心里有鬼 拒不公开明细 阻挠监督

2021年3月9日,澄城县职能部门部门以电子邮件的形式向原告高俊德等进行了答复。但只是敷衍了事,仅说了其县境内共排查出渗(粪)井391口,并于11月3日全部整治到位,拒不公开其粪井排查填埋的明细。

上图:澄城某镇某村某组某户人家,有村民指点该白色PVC管直通的便是粪井

上图:合阳某地一户人家,有村民指出此白色PVC管直通的便是粪井

2021年3月23日,合阳县职能部门部门以电子邮件的形式向原告进行了答复。但其的答复也同样只是敷衍了事,仅说了其县境内共排查出粪井852户,已填埋852户,也是拒不公开粪井排查填埋的明细。

澄、合二县职能部门的目的是企图让原告方难以履行公民的监督职责,以便蒙混过关,让那些漏网或假填埋的粪井继续祸害八百里秦川异常珍贵的地下水源。为此,3月25日高俊德等原告将澄、合二县职能部门起诉至渭南市中级法院,当天便交纳了诉讼费,立了案。

上行下效。由于澄、合二县的县职能部门拒不向高俊德等申请人公开明细,高俊德等申请人便在二县各挑先了八个镇职能部门,申请要求这些镇职能部门公开其辖区办整治渗粪井的明细,以图碰碰运气,结果还是碰了一鼻子灰,一个明细也没得到,真是上行下效到家了。于是高俊德等原告只好于2021年4月6日将澄城县的韦庄等八镇职能部门,合阳县的黑池等八镇职能部门分别起诉至澄、合二县的法院,二县法院均在法定限内立了案,这种依法立案、不卖法媚权的执法精神值得赞赏!需要一提的是:在渭南市的所有区、县、市中,走访调查人员普遍认为合阳县农村的环境卫生是最好的(只少从表面上感知)。

我们调查人员在澄、合二县也顺便走访、调查了几个村镇,同样发现了许多粪井,现各公布一张(见上图片)仅供探讨。

 韩城 尚有司马先贤实事求是之遗风

上图:调查走访途中,调查人员顺道拜谒了司马老先生圣陵

2021年3月23日,韩城市农业农村局一同志打电话(5201265)给高俊德等申请人说:接到你们的《粪井信息公开申请书》后,韩城市职能部门很重视,我们又重新排查了一下境内的粪井情况,发现还有遗漏问题,还需要些时间才能排查清楚,希望能宽限些时日。

我们申请人说:可以。你们这种负责任的态度是很好的,那就到4月底吧,到时一定把明细报给我们,否则将起诉到法院决断。对方说行。

韩城市职能部门部门的这种工作态度是值得赞赏是,不愿瞒报漏报,不愿敷衍了事,真有一种司马迁先贤实事求是之遗风。

希望韩城市职能部门能够遵守诺言。

走访调查人员也对韩城市的某些村镇进行了随机察访,也发现了不少粪井,见于韩城市职能部门前述积极负责的工作态度,就不公布图片了。希望韩城市职能部门及其工作人员能从对自身、对人民、对子孙后代负责的态度出发,彻底根治其辖区内的粪井。

 大荔潼关 违法乱纪掩耳盗铃

从网上获悉,大荔、潼关二县是很重视渗粪井整治工作的。

2020年11月3日,大荔县职能部门发布了《大荔县人民职能部门关于严禁渗(粪)井排污的通告》,该通告要求正在利用渗(粪)井进行排污的组织或个人,限2020年11月30日前进行自行填埋或封堵,并及时向所在镇村报告;同时要求各镇(街道)对辖区渗(粪)井排污行为迅速进行排查,发现一处、整治一处,做到“一户一井一档”,确保整治工作无死角、全覆盖……

2020年10月21日下午,潼关县农村生活污水治理专项工作推进办公室组织召开了潼关县农村渗井(粪井)排查整治工作会议。会上,传达了全市农村渗井排查整治工作推进会议精神,并对潼关县农村渗井(粪井)排查整治工作进行安排。

会议要求,各单位要提高政治站位,充分认识抓好渗井(粪井)整治工作的重要性和紧迫性,切实把渗井(粪井)整治工作摆在重要议事日程;要高度重视农村渗井(粪井)整治工作,扎实开展摸排整治,逐村逐户,确保镇不漏村、村不漏组、组不漏户,层层摸排,层层把关,详实核实各项数据,按期上报排查结果;要加强宣传引导,通过网站、微信公众号等载体,广泛宣传渗井(粪井)危害性,引导广大群众理解支持渗井(粪井)整治工作,保护水环境。

上图:大荔某镇某村某组,有村民指出该户人家白色PVC管直通下面的便是粪井

2021年3月2日,申请人高俊德等三人向大荔县职能部门、潼关县职能部门挂号信邮寄了该县辖区内的《渗(粪)井信息公开申请书》,至今没有得到书面或电子文档形式的答复。

上图:潼关安乐镇毛沟村8组。村民反映:两三年前村民饮用山泉水,一切正常。从村委会打井给村民饮水后,村里人都出现了不明腿疼疾症,水烧开后会出现厚厚的一层水垢(怀疑与粪井有关),现在已经发展到家里有小孩的村民买水喝代替生活用水。多次向职能部门反映无果,村民情绪强烈,希望调查人员帮助他们反映解决。

《条例》第十九条 对涉及公众利益调整、需要公众广泛知晓或者需要公众参与决策的职能部门信息,行政机关应当主动公开。

《条例》第二十条 行政机关应当依照本条例第十九条的规定,主动公开本行政机关的下列职能部门信息:……(十三)环境保护、公共卫生、安全生产、食品药品、产品质量的监督检查情况……

《条例》第二十七条 除行政机关主动公开的职能部门信息外,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可以向地方各级人民职能部门、对外以自己名义履行行政管理职能的县级以上人民职能部门部门(含本条例第十条第二款规定的派出机构、内设机构)申请获取相关职能部门信息。

申请人申请公开的渗粪井信息正是涉及“环境保护、公共卫、安全生产……的监督检查情况”,本应是职能部门要主动公开的信息。然而大、潼二县职能部门非但不主动公开,被动公开也不行!这不是公然违法乱纪是什么?

经多位热心环保事业的公民亲自至大荔、潼关实地走访巡察,发现了众多粪井和严重的水污染事件。现公布一、二,仅供参考(见上图)。

 临渭区华阴 粪井及其它环境污染严重

经实地走访、调查获得的大量一手资料显示: 临渭区华阴粪井及其它环境污染严重。现公布部分照片仅供参阅。

上图:临渭区某镇某村某组,村民指认图中白色PVC管下通的便是粪井

上两图:华阴某镇某村利用沟渠蒸发排放生活污水,臭气逼人。

 华州区 农村脏乱问题严重

2021年4月12日,高俊德等申请人收到华州区人民职能部门办公室告知书 依申请公开【2021】2号,这是唯一一个向申请人答复其辖区内没有渗粪井的区县级职能部门,可贺。

经调查人员到华州区走访调查,暂未发现粪井(可能是由于地下水层太浅),但屎尿渗坑、用沟渠排放污水任其蒸发渗流,乱倒垃圾,臭气浓重,农村脏乱差问题严重。现择几张照片仅供参阅。

上图:华州区某镇某村农户利用渗坑排放屎尿粪水,直接污染浅表地下水

 渭南市 带着阻挠监督掩耳盗铃久立不审情节恶劣

据悉:2020年10月19日,渭南市人居环境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了渭人居办发【2020】17号文,要求渭南市辖区各区、县、市认真排查填埋渗(粪)井,做到县(市、区)不漏镇、镇不漏村、村不漏组、组不漏户,全面摸清农村渗(粪)井数量和污染情况,务必于2020年11月15日前将各自辖区内渗(粪)井排查填埋明细报至渭南市人居办。

上图:华州区某镇某村利用沟渠蒸发渗排生活污水,气味异常熏人。

从该文件的明文规定及其他渠道得知,渭南市职能部门部门早在2020年11月15日得到了其下辖各区、县、市的渗粪井信息明细,

2020年10月29日,高俊德等三申请人依据《条例》第十九条、二十条、二十七条等规定以特快专递的形式向渭南市职能部门递交了《渭南市排查填埋渗(粪)井问题信息公开申请书》,申请公开上述信

息,以利于宣传、监督,清洁地下水源,捍卫官员、百姓及鸟兽身体健康。

上图:华州区某镇某村臭水塘中乱倒生活垃圾,蚊蝇飞舞,各种臭味交织在一起

经查询,被告渭南市职能部门收发室机要处已于2020年10月30日签收上述《信息公开申请书》,但至2020年的11月20日还没有得到渭南市职能部门的答复。于是高俊德等三申请人例于11月20日将渭南市职能部门起诉至渭南市中级法院,同时被起诉立案的还有富平县、蒲城二县职能部门。

高俊行德等原告认为:法官审案和医生医看病是一个道理,病情、案情均有轻重缓急之别。对急病、危病要早看、抢时间看;同样对关系国计民生、环境污染的重案、要案要快审、加班审。

然而,这三个案涉及环境污染、国计民生、刻不容缓的案子竟然拖至今天近五个月过去了还没有开庭审理。权力的威力有多硬,法律的“面条”有多软,由此可见一般。

请问那些手握大权的官员,威倾一方的法官:您们这种一任关中地下水源龙脉遭受污染的做为对得起您们自己,对得起您们的父母兄弟吗?

为此,我们再次重申我们的下列观点:人分“好人”、“坏人”、“猪狗不如的人”三类。

其中“好人”是指:既关心自身及自己子孙后代的生存环境及其他合法利益,又关心他人、他物及其子孙后代的生存环境及其他合法权益的人。

其中“坏人”是指:只关心自身及自己子孙后代的生存环境及其他合法利益,却无视他人、他物及其子孙后代的生存环境及其他合法权益的人。

其中“猪狗不如的人”是指:既无视自身及自己子孙后代的生存环境及其他合法利益,更无视他人、他物及其子孙后代的生存环境及其他合法权益的人。

那些打了粪井还执迷不悟、迟迟不改的人,那些原来玩忽职守、现在又敷衍了事的官员,以及那些对使用粪井排泄屎尿脏水污染地下龙脉漠然视之、不闻不问、回避刁难调查的人,还有那些掌握审判大权却卖法媚权拖延审判的法官,你们属于那一类?欢迎对号入座。

  

环保战略思想民间研习小组:

高俊德 常福亭 王理乾 王智合 赵沛友 张跃秦 张进元 许三成 杨双合

戴晓东 李争辉 王国伦 罗万付 王前兴 陈正海 许四海 张福录 封小龙

李应华 赵沛华 李朝武 蔡东亮 赵沛勇 姜小红 白宁春 邢根军 毛晓敏

王 婧 屈蒲中

研习组小组法律顾问:王理乾 戴晓东 毛晓敏:

二0二一年四月十七日

持续跟进关注媒体


热门文章

随机推荐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