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

河北平山:万永时代城项目被移花接木起诉无门

2021-04-22

  一位花甲老人,投资革命老区,万永时代城曾经装着他的希望,踌躇满志想为老区的发展做些贡献,政策变动,项目停工,公司破产重整,一连串的打击,降临到他的头上。万永公司重整,似乎让他以及所有的投资者看到了希望,但是,他们得到的确切消息是,城投公司披甲而入,他们成了局外人。

当初,他们看中的是政府的项目,才将钱投过来的,当时选择的是相信政府,认可政府,如今他们已是负债累累,身陷绝境,债务缠身,却起诉无门。


赤诚之心  投资老区

    他叫牛新立,是原河北万永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永公司)法人,看到平山万永时代城项目重启,他也是欣喜万分,毕竟那是当初自己倾注一片赤诚之心投资,并想为建设革命老区作出自己贡献的房地产项目。

       牛新立说,时代城属于城中村改造项目,早在2011年就启动了,万永真正接盘是在2013年,是由平山县政府、县纪检委、土地、规划、镇政府等部门组织、牵头,万永公司负责开发承建。

  除了公司原有的财资,牛新立自己又通过亲戚朋友、社会人脉关系等到处筹措了1个多亿,还向平山镇财政所支付了拆迁款,规划建设11幢楼,前期开建的一共6幢。


  上图为:万永时代城向平山镇财政所支付了拆迁款(部分票据)

   他志气满满,展望憧憬着项目的美好前景,“我觉得在平山这片红色的党的根据地投资,是我的光荣,深感自豪和骄傲!”

政策变动  项目停工 

  “叹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心有余而力不足。

  到了2016年,由于政府政策的变动,环保政策要求,加之公司资金链断裂等因素,项目运转就出现了问题,工地也停工了。

  从2016至2019年上半年,期间牛新立四处筹钱,托人找关系,想重启时代城项目,再次开工,但终未能如愿。2019年6月,万永房地产因无法施工、交付房产,不能清偿到期债务,终因资不抵债,公司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法院裁定后,指定北京大成(石家庄)律师事务所和国浩(石家庄)律师事务所共同担任管理人,他本人及公司都积极配合评估和审计等工作。


  显失公允  引人生疑

  2019年9月6日,由管理人发起的第一次债权人会议,牛新立以万永公司原法人、出资人、债权人的身份参会。

   而到了2021年3月2日的第二次债权人会议,居然没有通知牛新立去现场参会,仅仅给他出资人表决权,而没有给他债权人表决权,他也很纳闷,因为他不仅是项目的最大出资人,还是项目的最大债权人。后来,他了解到第一次会议参会而第二次未通知参会的人还有邱彦萍、于海霞、史美平、高彦志等好多债权人。

  另据他了解到,第二次债权人会议通知大家,会后5日内提交异议,如不回复,可在15日内向法院提交起诉。但是,3月12日,平山县人民法院却作出了《民事裁定书》(2019冀0131民破1号之二)如下图,文中载明“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重整异议  起诉遇阻 

因对万永时代城项目重整草案有异议,按第二次债权人会议通知要求,在15日内向法院提交起诉。

  2021年3月16日向平山县人民法院提交了《民事起诉》,同时,还把纸质《民事起诉》进行了邮寄,法院也进行了签收,但是该法院却不予立案。期间,牛新立及其律师多次找平山县人民法院,要求立案,该法院立案庭让去民二庭,民二庭杜庭长让把材料交给齐姓工作人员,说跟领导汇报后回复。又过2日后,律师给杜庭长打电话,其说找康院长,联系康院长,又让找立案庭郄庭长,郄庭长称要向院长请示……

  时至今日,法院的人相互推诿、推脱,导致立案无门。


  协议  强占项目 

  2021年4月7日,平山县人民法院突然就贴出公告,告知施工单位撤场,否则就要强制清场,而到了4月13日,城投公司开始强拆,这是要强制霸占项目吗?

  在存有异议的情况下,在不满15日的情况下(按第二次债权人会议通知,在15日内向法院提交起诉),平山县法院就作出了最终裁定的《民事裁定书》,法律赋予我们的合法权力、权益受到侵害,我们依法主张,却立案无门,是否某种背后的“利益共同体”势力在左右?

  草案不公  难安人心

  如今,牛新立已经近花甲之年,当初踌躇满志,现在却已是负债累累,不止牛新立,债权人也表达了他们的不满:

  万永公司重整是经过法院裁定和审计公司审计过的,债权申报金额也是审计过的,为什么我们的债权认定结果是待定状态,而且只有30%的清偿比例我们也不认同。待定状态的申报金额,为什么会有30%的清偿比例,没有数额,只有比例,就好比数学里的分数,只有分子没有分母,这样的认定如何执行?而且,既然法院作出了终审裁定书,为什么草案里我们的债权认定结果是“待定”?

  万永项目管理人的律师团队提出疑义,待定状态怎么执行当初,管理人承诺重整草案会保障各方合法权益,为什么独独把万永公司的利益给遗忘了?“术业有专攻”,你们可都是法律“专家”,你们研究的“功课”是来专门“攻克”万永公司的?当初我们看中的是政府的项目,才将钱投过来的,当时选择的是相信政府,认可政府,如今咱们更是负债累累,身陷绝境,债务缠身,政府不能这样对待我们呀。我们投到万永项目的真金白银不能都打了水漂呀!我们合法合理要求应得的,多的钱我们不要,少了,也不能干呀。

  4月16日上午,债权人邱彦平、刘伟华想通过信访表达诉求和意愿,找到了平山县信访局李局长,接访人员却让找城投,信访部门不予登记,法院那老是推脱不立案。

  牛新立等表示,将继续依法通过各种渠道进行维权。

原文:广州都市

热门文章

随机推荐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