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

枉法执行造成重大经济损失谁来担责?受害人合法权益谁来保护?

2020-12-22

----扬中市检察机关指控法院违法拍卖昱星公司财产

江苏昱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昱星公司")是一家创新、高科技型民营企业,2017129日遭到扬中法院陈明、林星的违法执法,勾结黑恶势力侵吞昱星公司巨额资产,镇江经济开发区法院为掩盖扬中法院陈明、林星的违法事实,又于20193月再次加害民营企业,强推昱星公司破产,指派镇江江城律师事务所为资产管理人,通过资产管理人无底线的人为操作,硬生生的把昱星公司赶尽杀绝,扬中法院和资产管理人的胡作非为,在镇江市就没有人管了吗?一切都是合理合法投诉人王惠忠说。

一、扬中市法院陈明、林星违法贱卖昱星公司

扬中市法院执行法官陈明、林星和扬中市农商行法务人员陈海霞以及张林伙黑恶团伙相互勾结,对被执行人(担保方)昱星公司的资产未经司法评估,在昱星公司约定投资款1亿元到帐前20天(见证据1《资金监管三方协议》),联合张林团伙,以昆山华林金蝶门业工程公司作为名义上的购买方,于2017129日采取程序违手段,突击贱卖昱星公司的房产(房产证号:房权字第040100465000110号)土地(土地证号:20129269号),促使昱星公司近亿资产被侵吞。

1、 拍卖程序违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拍卖、变卖财产的规定》(法释[2004]16号)第四条"对拟拍卖的财产,民事执行应当委托具有相应资质的评估机构进行价格评估……"。而扬中法院在对涉案土地房产拍卖时,没有经过司法评估程序,直接釆用扬中市农村商业银行单方面提供的、委托江苏苏信房地产评估咨询有限公司作出的评估报告作为司法拍卖的依据,(见证据2《案件执行卷宗封面、目录》,见证据3《扬中农商行委托评估结论》)。

2、 拍卖价格违扬中市法院将昱星公司房产、土地,以1322万元的低价贱卖,仅占扬中市农村商业银行委托江苏苏信房地产评估咨询有限公司评估价2804.41万元的47.14%。违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拍卖、变卖财产的规定》第三十五条"……按照评估价格变卖不成的,可以降低价格变卖,但最低的变卖价格不得低于评估价二分之一"的规定。

3、评估价格严重不实。昱星公司土地及房产帐面价值4669.93万元(见证据4《被执行人财产申报表》),而评估价为2804.41万元,差额达1865.52万元。

截止201710月底,昱星公司共投入资金7269.53万元(形成的资产评估价值近亿元),陈明、林星等人利用手中权力,以程序违法方式,将近亿元资产的昱星公司以一千余万元违法拍卖。

二、镇江市中级法院的错误裁定

2018424日,昱星公司依法向镇江市中级法院提交执行异议的复议申请,但镇江中院罔顾事实,对扬中法院的行为不仅不予纠正,并在裁定书中写道:"该院遂对其抵押房地产委托评估,上网拍卖,依法有据,该院已经向其送达了评估报告拍卖裁定",翻遍该案执行卷宗,至今找不出司法评估报告和送达回执。根据民事执行拍卖规定,评估机构的确定和评估结果要经双方签字确认,而扬中法院未按法律程序执行,镇江中级法院对昱星公司提出的合理诉求不予采纳,于2018714日仍一纸裁定驳回。

三、扬中市检察院指控法院拍卖行为违法

因不服扬中市法院的违法拍卖执行和镇江市中级法院的错误裁定,昱星公司向扬中市检察院提交《民事抗诉申请书》,2020828日扬中市人民检察院通知书以扬检民执监【202032118200003号告知江苏昱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与扬中农商银行金融借款合同执行纠纷扬中市人民法院(2018)苏182执异22号一案,本院已于2020819日决定受理。

20201119日扬中市检察院出具扬检民执监(202032118200003号决定书,确认扬中市法院未委托司法评估机构评估拍卖案涉土地、厂房的做法违法。

四、扬中市法院违法执行造成重大经济损失

昱星公司于2018820日依法向江苏省高法提交《执行异议再审申请书》,省高院于2019121日立案受理(案号"苏执监"201933号)。而在此期间,扬中法院却于20181221日在无专业人士指导下,强制地、野蛮地拆除昱星公司上千万元的进口导电银浆生产设备(此设备精密度较高,需专业人士拆卸)和万级净化车间。强行将昱星公司的水电设施、地下管网、绿化、道路围墙、万级净化车间、研发中心大楼桩基等2000余万元的设施及资产无偿交给张林团伙。

五、镇江经济开发区法院强推昱星公司破产案的问题

陈明、林星和张林团伙得知昱星公司向江苏省高院执行异议再审申请后,通过镇江中院指使镇江经济开发区法院对昱星公司强推破产程序。2019年春节后镇江经济开发区法官张凯找债权人吴俊,要求吴俊提交对昱星公司破产申请,被其拒绝。后镇江经济开发区法院法官曹勇又找债权人镇江华峰电器设备控制有限公司(昱星公司仅欠其货款35.931万元,是很小的债权人),要求该公司提交昱星公司破产申请,有华峰公司经办人邱六平与刘斌的通话录音为证。

昱星公司收到镇江经济开发区法院的破产通知后,于2019218日向经开区法院提交破产异议,但法院不予采纳仍一意孤行,并于2019628日上午,召开昱星公司破产案第一次债权人会议。资产管理人提供的《审计报告》结论:"昱星公司帐面所有者权益2428.38万元,经破产管理人调整后所有者权益-1738.68万元"。经债权人审查发现虚增昱星公司债务979.04万元(见证据5对《破产案债权表》的确认说明)。

更为离奇的是,公司债权人在2020926日收到破产管理人重新寄送的《破产案债权表》中,虚构公司债务竟高达1580多万元,为此债权人已向管理人提出异议(见证据5《对〈告知函〉和〈关于昱星公司应收款债权事项处理的涵〉异议的回复函》)。

对昱星公司"破产案"9个月时间内镇江经济开发区法院先后换了三任法官曹勇、张凯、钱晓龙,没有任何告知。根据法律规定,法官变更要告知案件当事人。

六、破产管理人存在的弄虚作假问题

破产管理人提供的审计报告和评估报告存在严重失实的问题(见证据6《审计报告方面存在的严重问题》和证据7《评估报告存在的严重问题》)

需要指出的是:资产管理人已将昱星公司有发票凭证的1300余万元设备以34万元变卖,直接经济损失1200余万元。为掩盖扬中法院陈明、林星违法犯罪的事实,由镇江经济开发区法院再次违法采用残忍的手段强推昱星公司破产,指使镇江江城律师事务所(破产管理人)错评、漏评、低评、做假帐、虚增债务,打着合法的旗号,一步一步把企业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七、扬中法院个别执法人员为张林充当保护伞的主要罪行

1、张林纠集人员50多人,于2018116日清晨翻墙进入昱星公司厂区,进行威胁恐吓,使用暴力强占昱星公司,涉嫌强买强卖、非法入侵(见证据8《任锁根证词》,见证据9《张贞健证词》,见证据10《刘斌证词》,见证据11《张林强占公司视频1》,见证据12《张林强占公司视频2》,见证据13《张林强占公司的照片1》,见证据14《张林强占公司的照片2》,见证据15《张林强占公司的照片3》)。

2、在张林团伙强占昱星公司两天后,2018118日扬中法院给镇江新区国家电网公司、自来水公司出具了停电停水手续(见证据16《扬中法院为张林补办强令企业停电停水手续》)。公司遭停电后,公司员工自发购买了小型汽油发电机,轮流护厂(见证据17《被张林强行停电后购发电机护厂》,见证据18《自购发电机护厂的汽油》,见证据19《春节期间职工轮流护厂的照片》),在大年三十、正月初一仍然自发坚守岗位。在全国人民处于喜庆祥和、欢度新年的氛围中,昱星公司员工却是在恐惧和煎熬中度过。

 事后,有人去昆山华林金蝶门业工程装饰公司实地了解到 ,华林金蝶门业工程装饰公司是注册资本仅50万元的皮包公司(2017年该公司认缴注册资金人民币50万元,实缴注册资金为0),法人是张林的老婆韩近春,不具备购买昱星公司的能力。联想到张林曾亲口说,他本人没有这钱购买昱星公司,是他们老板购买的,他们老板(陈玉龙)神通广大,在镇江地区买了好多家企业还有房地产,自己有金融公司,黑白道没有摆不平的事。对于实名、联名举报的事实不立案、不查办,置之不理、无人问津。

时至今日,昱星公司作为担保方近亿元资产遭法院程序违法贱卖,造成重大经济损失谁来担责?受害人昱星公司及其职工、债权人、投资者的合法权益谁来保护?

近两年来江苏镇江地区陈玉龙非法放贷促成数十家企业公司破产及近百个人投诉相关报道,足以反映出该地区的司法生态环境问题,应该引起各级领导、司法界及社会相关人士高度关注,对涉案人员举报的情况应重视过问,对举报的问题能做到依法调查核实,对不法分子依法惩处,对造成该错案的责任人依法追责,对帮凶性质的管理人、失职、渎职的行为依法追责,为镇江地区民营企业的发展营造一个良好的营商环境。(编辑:王生志)


热门文章

随机推荐

推荐文章